曦 榕

 

      白霜爬上了教师的双鬓,夕阳映衬着园丁的秋景,生活的风帆记下岁月留痕,脑海中收藏着挥之不去的竹影。它是孔雀,在椰风蕉雨里欢唱开屏;它是母亲,在期待中鼓舞我探索前行,无论是在生产建设兵团的历练,还是边疆民族工作的辛勤耕耘,婆娑的竹影让我懂得生活的意义,擦亮生命的光晕。

      竹影迎接边陲的黎明,营房边挺立的楠竹如同哨兵,它是知青生活的坐标,在晨光熹微中聆听着雄壮的起床号音。竹影直指天穹,号声划破寂静,每天的上操、练兵,知青点成为铁打的军营。战士们用炽热的青春编织着理想的光环,用无悔的付出延伸着时代的脚印。负重行军,练就了屯垦戍边的铁脚板,知难而进,打造出“不穿军装的解放军”。在难以想象的艰苦条件下,都市的一代掌握了建设边疆的本领,履行着自己的神圣使命。难忘野象谷的深夜分外幽静,刚经过跋山涉水林中穿行,战士们正枕戈待旦宿营待命,大家用箭竹支起帐篷,用枯草铺成被衾,共同享受溪边雾霭的青春梦境,梦中有对边疆未来的美好憧憬。

      竹影作别天边的红云,摇曳的凤尾竹描绘着南国风情,它在书写工作队员深入山寨的艰辛,培育着傣、汉民族之间的感情。竹影无语,生活有形:松明下教孩子们识字,火塘边找老百姓谈心;苦笋蘸盐巴是佐餐的小菜,竹叶裹蕉芋是充饥的食品;为村寨发展设计远景,替群众生活思考脱贫……艰苦的付出终于换来边寨的一方安定,我又打起背包踏上新的征程。记得令人神往的泼水节场景,那是民族工作成果的见证:紫糯饭香飘竹林,象脚鼓营造温馨,傣族兄妹泼洒的清水浸湿了我的衣襟,点化着我的心灵……历经“竹器时代”的乡情陶熏,我终于融进了边疆民族的大家庭。

      竹影婆娑,它记录下一段燃烧的激情,饱含了时代给予“知青”的多元评定。每当拿起那个四十年前用竹节自制的笔筒,就会荡漾起思维的涟漪,奔腾着情感的时韵,它让我在晚霞中找回自信,把教书育人的心路探寻,这里有国家强盛的期盼,民族复兴的激情。奋斗、践行,传承、创新,在共同的目光里,时代的接力棒正在传递给新一代的中国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