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深秋双休日的闲暇,放松一番自己的心情,沙田学校部分教职员工一行四十余人在学校行政和工会的组织下,前往江苏常熟感受中国文化的悠久底蕴。

深秋的清晨,薄雾轻罩,略带几分凉意。两辆金龙客车载着久居闹市的教育工作者,小别了繁华而喧闹的大上海,驶上了宽阔平坦的高速国道。透过车窗,但见两侧的交通标志从身边迅速掠过,近处的农田里,成片的稻谷含羞地低垂着饱满的金穗,不时飘来新稻的清香。显然,今年又该是个丰收的年景,这是人们在战胜连续高温之后,又一次与来之不易的丰收喜悦亲密相拥。田间,青瓦白墙的农居已经有些西洋化了,可以看到中西文化交融互补的痕迹。然而,烟雨蒙蒙、牧童吹笛放牛的乡村即景,也许已经永远告别了我们的生活,而成为只能遥望的历史陈迹。飞速发展的长三角区域经济,在改变着自然环境的同时,也改变着人们的传统思维。

尚湖是本次活动的第一个景点,借助着旅游资料,大家似乎明白了尚湖的出典:原来是传说中姜尚钓鱼的地方。但这一说法不免引起了不少人的质疑,因为对于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并且已经积累了一定文化底蕴的游客来说,实在有些牵强:昔日姜子牙钓鱼在渭水边上,与虞山脚下的尚湖相隔千里之遥,莫非姜尚果真有着仙翁的神通?看来,如何在彼与此之间作一恰当选择,只能凭借人们不同的审美视角而智者见智了。

太阳终于艰难地从云层中挤出面容,由此驱走了清晨的凉意。只见湖畔的林荫石径上撒满了金黄的落叶,阳光透过树冠,形成无数条光柱,投射在游客们的身上,使衣着染上一层斑驳的迷彩。随着心情的放松,大家的话匣打开了,在海阔天空的话题中,最多的就是这里的变化了,例如湖泊已经从造田运动中解脱出来,回归在自然的生态平衡中;公园的面积明显扩大,设施逐步完善,反映出精神享受的意识正在人们头脑里增强……谈兴中有人说道:若姜尚真有仙道,相信也会亲临凡间,体验一番人间仙境的美妙了。领略陆上佳景后,大家又坐上游船,品几口香茗,观数里风光。船后,一条白涟迅速伸长,仿佛在告诉游客:游船已经穿行在江南的湖面上。一位教师面对湖光山色,洋洋洒洒诵起了毛主席的诗词《沁园春·雪》,这激起了大家的表现欲,顿时,“朝霞映在阳澄湖上,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的旋律,欢快地飘散在湖面上空。不料这“忘乎所以”的一幕,均被边上的好事者用手机摄录在方寸之间,作为今后谈笑的“备份”。

出得大门,旅游车驶上了通往虞山的大道。原先颜子墓前鳞次栉比的旧民居,已为现代化办公楼和高级别墅群所替代,宽畅的路面显示出常熟加快城市基础建设的脚步。须臾,兴福寺的黄墙已经映入人们的眼帘,人们的话题转向了宗教和哲学。如何是“福”,怎样“兴福”?其实这里包蕴着道家、佛家和政治家的不同诠释,对老百姓而言,只有感受到共享经济发展成果的实惠,才会去感悟“福”中的深刻内涵。

午后,沿着山路拾级而上,景色一如以往,不时有桂香袭人,虫鸣充耳。虞山因商周之际江南先祖虞仲(即仲雍)卒葬于此而得名。几位女客久疏山径,未几已是气喘吁吁,香汗淋淋。不过,在众人的鼓劲声中,还是跟着大家赶向山顶。这时,马克思的名言又在耳畔响起:“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可走,只有那些不畏艰险,沿着陡峭山路不断向上攀登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走路如此,教书育人又何不如此呢?

美丽的景色有意捉弄着游客,或许是枯水季节的缘故,路边的溪流早已成了干涸的印迹。每隔一段,总有一位拉琴吹萧的迎候着远道而来的游客,原来这里也是“丐帮”行乞的洞天福地,看来,“十里青山半入城”的虞山风光,更应当在“和谐”两字上动脑筋、做文章。

体力的付出终于换回了“一览众山小”的回报,大家聚集到了山顶的剑阁。站立在剑阁前面的悬崖边极目远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常熟景色尽收眼中,不免心旷神怡。这里虽无“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之宏伟气势,却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丝竹雅韵,多少让人产生些许留恋往返的精神寄托。

薄暮时分,大家登上了返沪的归程。回望夕阳西下的秋景,美丽的江南永远是那样年轻诱人。她拂去了人们身上的浮尘,同时将新的能量和希望注进了大家的心灵。在明天的讲台前,经过洗礼的我们,将会用灿烂的笑容和更加厚实的民族底蕴,演绎新的教案,诠释新的内涵。

(沙田学校工会委员会       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