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暮色夹杂着雾气,苍苍莽莽的天目山林顷刻间变得朦朦胧胧……
  暮鼓声在山林中沉沉地回响,一群上了年纪的旅游者却似乎忘记了暮色将至,仍然游兴不减。烷蜒的天目山山道上,他们相互提携,拾级而上;他们笑语朗朗,神采飞扬。
  这是一群特殊的旅游者———普陀区30年教龄伉俪赴天目山活动团。组织此次活动的普陀区教育
  工会把此次活动称为“爱与美的旅程”。
  工会主席赵炯耀说:“数十年,每一对伉俪在教育事业上携手并进,共同品味成功的喜悦,焉能不美?数十年,每一对伉俪相濡以沫,互相支撑着度过人生的炎凉,焉能不爱?”
  走过岁月,走过沧桑,走进人生的秋季,这“爱与美的旅程“是值得羡慕、追寻的!

夫唱妇和真和谐

  当溪水从王银娣的手指间滑过时,她的眼神也变得清澈了。沃文元读懂了其中的含义:爱情,应该像纯洁的溪水一样,晶莹透澈。
  70年代初,沃文元和王银娣同在中山北路第一小学任教,一个教体育一个教音乐。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知识扫地的年头,被冠以“臭老九”的教师要忍受贫穷,而且地位低下。
  沃文元和王银娣却无视贫贱,走到了一起。
  婚姻对他和她来说,不只是有了一个生活的伴侣,更是有了一个事业上的支撑。
  “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一个盛夏的日子,王银娣汗淌淌地在练唱这首歌,明天她要上一堂公开课,为学生讲解这首歌,可她仍然没搞清一个切分音符和休止符的作用,她有些急躁。
  沃文元正抱着孩子喂奶糕,见状立刻一边喂孩子,一边和王银娣分析。一会儿,沃文元用不锈钢汤匙敲着奶糕锅子打节奏,王银娣朗声唱了起来……
  这是妇唱夫随的故事。当然,夫唱妇和的故事也不少。
  沃文元在上体育课时,王银娣常常会站在一旁看,同事们每每开玩笑:嚯!爱得一刻不分离!其实,王银娣是在琢磨:沃文元活动安排是否合理,体操动作编设是否优美准确,以便为沃文元提供修改意见。

在竞争中提高

  山道中有旅人的足音,海上有漂泊者的踪影。海阔天空相逢难得,相逢是一种缘,惜缘常常会有温馨相随。
  时炳华和白忻玉是懂得惜缘的人。他们分别在洵阳中学、光新中学教数学。共同的专业使他们经常在一起搞教研。而时炳华在研讨中,经常一脸憨厚地讨教,那谦虚的神情让人不能不产生好感,爱的种子就此埋下了。
  婚后,时炳华和白忻玉互相“竞争”,互相促进。他们常常将自己摸索出来的教学经验深藏不理,而就在对方得意忘形时,突然甩出,给对方当头一棒,直到对方“俯首称臣”,并允诺包揽了一天的家务事后,“赢家”才将心得一一道出。
  这样的玩笑开多了,两人的业务就大踏步地前进了。
  因了憨厚,时炳华被学校的教师们推选为工会主席。这一来,时炳华可就更忙了,又要上课,又要抓工会工作,整天像个陀螺似地转个不停。达一来家里的事全撂给了白忻玉,白忻玉身体不好,又要管家里的一摊子事,难免数落他,每当此时,时炳华就深刻检讨,表示要痛改前非,可一转身,他又扑在学校的事务上。事实上白忻玉压根就没打算让他“改过”。
  工会要办三产,又没有经费,摄氏38度高温的天,他骑着黄鱼车运砖头,又和请来的民工一起拌沙浆,砌墙头,一个夏天下来,他的背上都晒焦脱皮了。白忻玉总是桃他喜欢的菜烧好,等着他归来……

爱是助动器

  在茫茫人海中,要能选准、选好自己的另一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多少人,“海枯石烂不变心”的
  山盟誓言犹在耳边回响,婚姻却已发生裂变。
  “婚前眼睛睁睁开”几乎成了警言。
  当初凌慧华选中沈宝连时,耳边就不断有“眼睛睁睁开”的忠告。这  也难怪,虽然同在桃浦中学,但凌慧华是安亭师范学校的毕业生,是正儿八经的教师,而沈宝连只是个代课教师,且属农业户口。
  沈宝连和凌慧华在学校里有“宝哥哥”、“林妹妹”的雅号,于是就有人预言:“宝哥哥”、“林妹妹”多—半会以悲剧结束。出人意料,“宝酝”婚姻非但没有以悲剧结束,反而成了公认的模范夫妇。
  凌慧华上课时发现,有些课文,如“狼和小羊”加一些仿真模型教具,上课的效果会更生动。制作教具的光荣任务就自然由沈宝连包下了。他裁剪纸样,他木刻雕琢。多少年来,制作了多少教具,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现在,几乎熟悉沈宝连和凌慧华的入都夸凌慧华在选择夫婿时有高瞻远瞩,当然,也有入对沈宝连开玩笑:“你原始股抓得好。”
这倒也是沈宝连的心里想说的话。
  那年,沈宝连被检查出肝硬化,凌慧华立刻对他呵护有加。什么事都不让他做,“你只要坐着看我做就可以了。”每次他要做事,她就这么一句,让人听着甜蜜兮兮……
  市教育局推出“三沟通”进修学习,当时沈宝连想想已年逾50,不想去受那三年寒窗之苦,学校里数次动员,他都拒绝了。这一回凌慧华却不再让他歇着.一再督促他去读书。她谈为教育事业负责.谈每个人应自我完善……
  沈宝连终于获得了大专文凭。根据后来的政策,若不是这张大专文凭,沈宝连还不能呆在教学岗位上呐。

真心真意过一生

  步入人生秋季的郭锋和孙新娣笑意常常写在脸上。套一句俏皮话:没事偷着乐。
  怎么不呢?郭锋,现为晋元中学的首席语文教师。孙新娣则是真如中学的高级数学教师。落日的余辉中,有他们悠然的身姿;月上柳梢时分.有他们灯下备课的剪影……
数十年前,当命运使他们走到一起时,他们各自在论悲欢,真心真意过—生。
  誓言是包容、是体贴、是谦让、是牺牲。
  婚后不久,郭锋生过一场怪病.皮肤脱落.脸肿如盆,口腔里全部溃疡。一吃东西就满口鲜血。当时医生已认为难以救冶。可孙新娣不肯绝望,她一天24小时陪伴在郭锋的病床旁,一勺一勺地将粥喂进郭锋的口里。一个多月,她每晚就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也许,上苍被感动了,郭锋终于转危为安。
  在学生的教育上,孙新娣也一样为郭锋出谋划策。去年,一位女生突然对郭锋说,她不想高考了。原来这位学生连着几次测验成绩都不好,有些气馁。郭锋把这事对孙新娣一说,她立刻说这是典型的心理毛病。忙着与郭锋探讨帮助这位学生的方法。最后,那位女生顺利考取了大学。
  感情的河流双向流动。所有孙新娣的论文,郭锋都要细细过目,提出修改意见.为在语言上很好地润色.他甚至狠读了一些理论书籍。
  郭锋的体贴有时使孙新娣既感动又责骂。郭锋血压总是很高,常常晕乎乎地瘫倒。可有好几次,他夜里血压升高时,怕影响孙新娣休息,自己不声不响地到医院输液,以至早上孙新娣不见他的踪影而惊慌不已……


  在普陀区教育系统,工龄在30年以上,同为教师的夫妇有200多对,区教育工会每年都分批组织出游,已组织了8批。
  “爱的路有千万里,我们一起走过去……”长亭外,古道边,每当看到他们花白的发梢在风中飘动、深情款款地吟唱这首恋曲时,总有一种感动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