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岛的云是多姿多彩的,无论是微波轻漾的晴日,还是惊涛拍岸的雨天,那瞬息万变的云锦,变幻出无数波澜壮阔的诗情画意:洁白晶莹的丝团,色彩斑斓的霓虹,金戈铁马的交锋,自由自在的洒脱,自然界的排列组合将这个南方现代化都市笼上了不同寻常的韵律,它与阳光、沙滩、榕树、凤凰花交织成一处人间仙境,不停地濯洗着岁月留下的尘埃。
鹭岛的云是文化的积淀,鹭江穿行于市区,与沿海立交桥共同经营着九十年前由陈嘉庚先生创办的厦门大学。校园因依山傍海,志存高远,故有“海上花园学府,南方之强”之称,曾先后汇集了鲁迅、林语堂、杨振宁、李政道、连战、陈景润、余光中、卢嘉锡、吴伯雄、李敖、易中天等一大批海内外社会名流,并成为全国多所高校的整合辐射源,其中,上海财大、同济、华师大等都多少传承着厦大的文化基因。“自主办校”的方针使之成为国内唯一没有经历扩招阵痛的高等学府而声名鹊起,为国家的发展输送着一批批优秀的人才。
鹭岛的云是历史的钟楼。鹭江对岸因每当涨潮水涌,浪击礁石,声似擂鼓而得“鼓浪屿”名。明末清初,民族英雄郑成功据金门、厦门两岛为根据地抗击南下的清军,并于此操练水师,率兵东征收复台湾。鸦片战争期间,这里一度成为抗击英军的前沿,此后,欧美、日本等13个国家曾在岛上设立领事馆,各色人等也纷纷在岛上建公馆、设教堂、办洋行、建医院、办学校,炒地皮、贩劳工,成立“领事团”,设“工部局”和“会审公堂”,把鼓浪屿变成了“公共租界”。与此同时,一些华侨富商也相继兴建住宅和兴办电话、自来水等公用事业,奠定了发展的基础。1942年,鼓浪屿被日本独占,直至抗日战争胜利,终于结束了百多年殖民统治而回到祖国怀抱,成为中华民族“知耻而后勇”的一部教科书。
鹭岛的云是文明的交汇,“万国建筑博览”的鼓浪屿不仅完好地汇集、保留着中外风格各异的建筑物,而且还是人才辈出的音乐沃土,据说钢琴拥有密度居全国之冠。只要你漫步在各个角落小道上,就会不时听到悦耳的钢琴声,悠扬的提琴声,轻快的吉他声和优美的歌声。从这里步入中外乐坛的有钢琴家殷承宗,我国第一位女声乐家周淑安,以及有著名指挥陈佐湟等一大批音乐人才。尽管现在“家家都有乐器”的说法已经过时,但音乐熏陶下的世风还是依稀可见。漫步在绿荫下,不时有艺人在展示自己的音乐涵养,只要你愿意点歌,艺人们便会满足你流连忘返的好奇心和对艺术渴望的欣赏欲。这里,“艺术无国界”的观念得到了普遍的认同,同时高尚的人格素养也在荡漾起文明的涟漪。鼓浪屿是我国妇产科学的主要开拓者林巧稚的故乡,站在她的塑像前,脑海中便会出现90年前一个呱呱坠地的女孩成长的历程,以及这位卓越的爱国人士广受世界关注的生命能量。在风云变幻中,她用自己的博爱精神和对事业执着的追求,为后人树立了一个值得敬仰的楷模形象。
鹭岛的云是激荡的风雷。在环岛公路上,为了纪念成功举办国际马拉松赛,99尊精美塑像组成名为“永不止步”的群雕,展示了运动员们奋力奔跑的动人形象,象征着一个时代的跨越。就在路边的高坡上,“一国两制统一中国”的巨幅标语,取代了曾经在非常时期发挥非常作用的高音喇叭,它与隔海相望的金门岛上“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标语遥相呼应。在“一个国家”的共识中,两岸的关系正在走向缓和、互补,为“海西经济区”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长期以来由于军事对抗,由此造成的沿海经济不发达现象已经有所改变,沿海高速、沿海高铁等一大批建设项目已经初显端倪,仿佛那些马拉松运动员塑像正在告示人们:尽管征程漫长,但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正在鼓舞我们奋勇向前。
鹭岛的云始终给人不同的感觉,它激跃着海潮拍岸的浪花,启迪着和谐之声的思考,记录着文明传承的足迹,飘逸着浓绿葱茏的潇洒。只要行走在这里的大街小巷,无论是在独木成林的榕树群落下,还是在阿娜多姿的凤凰树前,或是站在游轮上眺望长龙般的跨海大桥,每一次的视觉定格都会证明,鹭岛的云会将你一起拉进时代的交响曲里,让你的内心产生潮涌般的共鸣。
沙田学校 曦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