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曹杨第二中学   杨洁 

 

      曾经在《文汇报》中读到一篇题为《课之蕴》的文章。作者张新是一位从教数十年的老教师,而令他记忆犹新的并非是自己上过的好课,恰是张老师在学生时代听过的两堂课:一堂是松江二中张藻老师的几何课;另一堂是复旦大学班主任胡奇光老师于开学第一天的“开场白”。

      张藻老师虽只是代课,可借助添加“辅助线”解几何题的教学要求丝毫没有降低。不仅如此,张藻老师还从数学课上到了哲学课,他“神采飞扬的发挥了一通有关’辅助线’的道理”,说,几何图形就是一种抽象化的大千世界,题目中的“已知条件”就是一些看似缺乏联系的“碎片”,而“辅助线”正是将“碎片”中隐含的意思揭示出来的关键。胡奇光老师的开学第一课只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奋”的繁体字——“奮”,他变说教为文字学,说:这个字中间是一只鸟(隹),上面的“大”表示鸟正展开翅膀,下面的“田”表示鸟正欲离地直冲云天。将“奮”字的兴起、奋发、行动的内涵与精神永久定格在一位学生的心田。

      文章读后,我一直思考着,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两堂课如此令人难忘?也许,这正是教育的魅力。正如有人所言,什么是教育?教育就是你离开学校后还记得的一切。这就使我想起夏丏尊谈到自己的老师——李叔同先生时满怀敬仰,他说:“李先生教图画、音乐,学生对图画、音乐看得比国文、数学等更重。因为他教图画、音乐,而他所懂得的不仅是图画、音乐;他的诗文比国文先生的更好,他的书法比习字先生的更好,他的英文比英文先生的更好。这好比一尊佛像,有后光,故能令人敬佩。”这也使我想起曾经读到特级教师于漪老师的文集,写到毕业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学生每次看望于漪老师时都会回忆起中学里学过的课文,都会回想起当时于老师在课堂中的一言一行,想起《晋祠》的名词解释,想起《<指南录>后序》中于漪老师讲述的文天祥英勇赴难的情景,想起那“不指南方不肯休”的最终拜别。

      无论是于漪老师、李叔同先生、张藻或是胡奇光老师,他们的教育之所以成功,正因为他们真正理解了教育的内涵,真正体现了教育的实质,那就是——教育求“实”。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大报告中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事业,需要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共同为之努力。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强内涵,知难而进;重合作,协力同心;求优质,务实践行”则是普陀教育精神的核心内容。而曹杨二中的学校精神正是勤奋、进取、求实、创新。“实干兴邦”、务实践行、教育求实,“实”字看似朴实却实有奥义,它道出的是历史承担者和开创者的共同心声,折射出教育发展的必然规律。

      教育是一串翔实的数字。孔子因材施教,有教无类,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受教弟子三千,其中有贤弟子七十二人;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在帕夫雷什中学同时担任校长、班主任、语文教师三十多年,他将“整个心灵献给了孩子们”。他的一生著述丰厚:41部教育论著,600多篇论文,1200多篇供儿童阅读的童话、故事等文艺作品。国立西南联大辗转办学八年,前后任教的教授有朱自清、闻一多等300余人,他们都是各个学科、专业的泰斗、顶级专家。西南联大培养的学生中有杨振宁、李政道2人获得诺贝尔奖,邓稼先等8人成为两弹一星功勋。

      教育是一份真实的感动。学生们记住了这一切,就是因为他们的确真实地感动过。在不少场合我曾听到一些老师会说某件事让自己很感动或是某位学生的回答确实令自己很感动。不知听到的老师感受如何,我却是不太相信这样的表达。因为就我的体验而言,真正令你感动的时刻你是说不出“我很感动”这样的话来的。教育的感动不是口中的泛滥,而是心灵的激荡,它拨动着学生和老师的心弦,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传递、留驻、镌刻并延续。

      教育是一切务实的引导。作家汪曾祺始终难忘老师沈从文在西南联大教授学生写作的情景。沈从文先生教写作,常常在学生的作文后面写很长的评语,见解精深,文笔讲究。评语有时竟比学生的作文还长,自然让人受益匪浅。汪曾祺本人就在这样的教诲中获得了创作的某些真谛。无论是课堂讲课与问答,还是作业批改与评语,无论是师生谈话或交流,还是表扬或批评,教师的行为都应该是务实的。唯有针对性的务实的指导,才能解决学生实际存在的问题,使他们真正获益。

      教育是一句朴实的话语。韩愈言:“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第斯多惠说,“教学的艺术不在于传授的本领,而在于激励、唤醒、鼓舞”。陶行知说,“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于漪老师说,“做一辈子的教师,一辈子学做教师”。他们的话语多么朴实却是真正崇高的境界,哲学而虔诚的指引。从每一句质朴的话语中,我们读出的是一位教师一辈子的心路历程。

     朴实的话语需要教师虚怀若谷、寄情于生;务实的引导需要教师底蕴深厚、点亮心灯;真实的感动需要教师为人率真、治学求真;翔实的数字则需要教师理想坚定、厚积薄发。它们拒绝简单粗糙、肤浅夸饰;也拒绝不思进取、停滞不前;更拒绝目光短浅、急功近利。教育是求真,向善,纯美的境界。

      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满怀深情地写下这些文字:“我向一年级学生和毕业生提出我最终的愿望:在回忆起学校的铃声和你的课桌时;在回忆起教科书和肃静的课堂时,要让那激动和崇高的感情一辈子保留在你的心里。在长大成人之后路过学校时,你们要摘下帽子,带着爱恋和感激的深情,怀念在学校里度过的岁月。”教育是什么?教育是你离开学校后还记得的一切。为什么还能记得?因为教育是“实”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对于每一位教育工作者而言,教育关系到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教育是实干的事业,让我们谨记:空谈误生,实干兴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