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安泰不能离开大地母亲一样,离开了体育教学,也许不能成就他。

35年来,操场是他发挥生命热力的地方,从体育达标到国家运动人才的输送,从田径的普及教育到排球、手球的特殊教育,从体育教材的编撰到青年教师的培养,直至担纲区段建国体育工作室……,中学体育教学工作让他的生命充满了活力。这就是刚刚荣获“全国模范教师”称号的曹杨中学体育教师段建国。

 

因材施教课中“课”

 

尽管担任着政教主任,又近退休年龄,但对体育教学仍然情有独钟。这不仅仅在于他德育体育双肩挑,并担负着4个班的教学工作,更主要表现在他把“因材施教”有特点地贯彻在体育教学课里,他把这叫做“差异化”教育。

小朱同学,进校时身材不高,体形较胖,300米的跑道,硬撑下来要89分钟。要让这样的学生达到跑步标准几乎不可能。老师还发现,越是跑不动他越是没信心,要用统一的标准去要求他,会让他失去信心,对这样的学生,必须在他原有的基础上提高,通过日积月累循序渐进地接近或达到课程要求。每节课。老师都抽出时间为他“开小灶”,并陪着这个学生跑完全程。在老师的督促和鼓励下,加上适当的加量训练,毕业前,小朱同学300米跑达到了3分多钟,终于达到了体锻要求,这令小朱同学自己也很吃惊,进而变得自信满满。“差异化”教育,使许多“胖墩儿”完成了中学体育训练课程的学习,达到了中学生体育训练课的要求。

与班主任比较,体育教师与家长的联系要少得多。然而,在老师那儿,学生家长经常被邀为“座上客”。有些学生身体素质不够好,也有的学生是身体素质缺陷,老师就约上学生和家长一起来校,和他们讲解训练要求,并让家长陪着打球、跑步……。老师把这叫做“家校联动”,其实也是借用家长的力量,来督促学生。“家校联动”的效果不错,有的学生不仅达到了体锻标准,而且养成了锻炼习惯。不少进校时对运动没有兴趣或望而生畏的学生,到大学时变得经常参加体育活动。说起这些,这些学生感到,如果不是打下了中学体段的基础,自己可能不会这样喜欢上体育,也不会有良好的身体素质。

一个不漏,一个不差是老师对自身教学工作的要求,他任教年级的学生98%以上体锻达标,所执教的班级在全区的身体素质抽查评比测试中获得了4个项目的第一名,由他任教的学生身体素质和健康水平显著提高,意志品质也得到了锻炼。

  

哑语不哑另有“招”

 

  老师的喉咙容易哑,这大伙儿都知道。老师也是这样,超负荷的工作和过度的说话,使他的嗓子有时会发不出声音。时间长了,老师班里的学生都了解这。每当这时,学生们就以他独创的“哑语”为指令。老师也以手势和身体语言与学生沟通。举拳,挥手,队伍即刻横列整齐;手指贴唇,杂声顿没;带球、传递、拦截、过人、投射……,一系列口令都以身姿和手势的无声语言完成。有的学生说:“老师出这招,我们既心疼也敬佩。”

话说回来,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经常的超负荷工作,导致过于劳累,咽喉发炎。但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在授课实践中的哑语教学,给了他一种启示:体育教学课的“哑语”并不完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体育教学比其他学科更需要身体语言,而身体语言的规范、清晰往往起到了示范的作用。尽管年事渐高,老骥伏枥的他不断地追求动作的规范、手势的清晰、干练,简短、易懂。这是实践的摸索和积累,他觉得哑语的作用有时比有声语言更有效。由于规范的训练,易于让学生看懂,学生体育技术掌握的速度也快,他的手球训练课被制成了教学示范录像,送到市里推广。

长期潜心的教学和负责的工作习惯使他形成了深入专研的研究习惯,他将自己的教学经验总结为“六个结合”的教学模式:自主性和创造性相结合、自学式和研究式相结合、竞争和合作相结合、引导和激励相结合、分步推进和整体提高相结合、热爱关心学生和严格要求相结合。他创立的教学模式在区内部分学校的推介中,得到了同行们的认可。主持的课题研究结题报告和撰写的论文分获国家、上海市和普陀区的体育论文评比一、二、三等奖。近年来,执教的学校男子手球队,在全国和世界比赛中都创出了显著战绩,因此个人也获得多项荣誉称号。学校因此多年来保持着体育特色学校的荣誉。

 

把手带教传真“经”

 

  “老师德高望重,有这样的导师,真是有幸”,曾是上海水球队队员,从同济大学毕业后在学校体育工作已经8年的老师,说起老师,眼神里充满着深情。“刚进校时,我的上课口令不清,老师为我分析了室内与室外叫口令的不同之处,并传授了具体办法,迎风如何顶叫,背风如何顺叫……。这种传帮带的事很多,我有一个感觉,只要老师在场,我们都踏实。”

2007年,作为普陀区第一届学科带头人工作室——段建国体育工作室诞生了,对此,老师没有更多的欣喜,而是感到了更多的责任。两届学员,他带了17个“徒弟”,老师视如己出。曹杨二中的青年体育教师顾亚军说:“无时不让我体会到老师的‘毫无保留’、‘精益求精’、‘孜孜不倦’、‘呕心沥血’。如对一节课的设计,他可以从教学目标的设定谈到教学内容的选择,从内容之间的衔接谈到教学语言的锤炼等等;他可以从下午的促膝交流到凌晨的建议邮件,从今天的初稿到明晨的提示稿、修改稿……老师总能引导我们将所学的新知识融入教育教学实践中去。在实践中,又能及时发现许多经验与不足,在工作室活动中将其与大家交流、探讨、实践、反思。他常对我们说:‘在教学中研究,在研究中教学’、‘用理论诠释实践,用案例解读理论’”。

传帮带令青年一代的体育教师有了长足的进步。第一、第二届学员滕颖磊,在给老师发的邮件中写道:“是您用高韬的学术修养影响了我的职业境界;是您用言传身教的专业气质提升了我的专业水平和管理能力;是您用从善如流的为人境界确立了我的人生价值,也是您开启了我追求职业幸福的大门,使我的篇篇论文能在全国评审中获奖”。在老师的指导下,老师体育教学水平提高迅速,成为普陀区最年轻的体育高级教师。

  从曹杨中学的运动场上走来,35个春秋,黝黑的脸庞刻下了岁月的折皱,也镌刻着他为之奋斗的事业的印记,老师说,他是一个普通的体育老师,体育是他终生的事业。他的岗位在操场,那片让他魂牵梦绕的操场……

                                              曹杨中学高宏宇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