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别十三年,又到雁荡山。冬日,这个的浙南风景胜地,寒凝大地,苍凉肃杀。往日一落千丈继而迸散着飞珠溅玉的大、小龙湫瀑布,似乎感受到了人们的冷落,知趣地停息了雷鸣般的喧嚣,默许着几股细流顺着岩壁粗糙的肌肤,汇入悬崖下的石潭。挺立在奇峰怪石间的松柏等耐寒常绿植物,却依然给人以倔强的傲气,仿佛透射出“世人皆醉,唯吾独醒”的清高。

水流从石潭缓缓溢出,演绎成汩汩的溪流,不停地流向远处。淡淡的雾霭像轻盈的丝帛,飘忽缠绕在青灰色的山涧菁沟中,如同西施浣纱,给熹微晨色添上了一份活力。就在这冷清的山林中,一个农妇正在溪流中捶洗着衣服。此情此景,与柳宗元《江雪》中:“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意境,何其相似乃尔!

通往景点的石板路和水泥栈道是新修的,适应了旅游业发展的需要。驻足远眺,天空湛蓝如洗。喷薄而出的朝阳,给天边的云霓、给突兀的石柱、给藐视严寒的雁荡踏冬人披上了一件金色的霓裳。这里特有的地容地貌,与二亿四千万年前,白垩纪地质构造中流纹岩的生成,有着直接的关系。频繁迸发的火山岩浆和气体,反复覆盖着原始的山岩,或形成水平的纹理,或形成硕大的球泡。明代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曾在这里留下了考察的足迹,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历史人物,当地旅游部门特地在苍翠的山路畔树起了他的塑像,成为传承民族精神的教育途径。

灵峰是雁荡山著名的景点。灵峰夕照和灵峰夜游吸引着海内外的观光者。相比而言,冬天由于游客较少,大家能够避开摩肩接踵的烦恼,而更自在地发挥各种联想。伫在情侣峰前,看着一对岩石情侣含情脉脉相互依偎,走过慈爱岩旁,听着导游出神入化的敬老爱幼故事传说,人们似乎暂时忘记了冬夜的寒冷,而对构建和谐社会有了新的体验。

经历十三年的沧桑变迁,今日的雁荡山已今非昔比了。这个曾经由分散的民营旅游市场唱主角的小镇,现正在走集约化区域经济发展之路。青山绿水掩映下,“雁荡山中学”的校牌,显得分外醒目。这所旅游职业高中,已经在为这里未来旅游业的发展,开始积聚着巨大的能量,“教师即导游”、“淡季上课,旺季上山”的教改创意,或许能够给远方的大都市同行,以新的探视,新的启发。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厚积勃发的雁荡山冬天,正在孕育着生机盎然的明媚春光。

                          (沙田学校工会委员会    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