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工”以前我一直理解为志愿者,我甚至感觉志愿者的称谓远不及“义工”来的简单而深刻。简单是因为它直入主题,奔“工”而去,深刻是因为它字透纸背,一“义”了事。我们不必对此定义,却可以心知肚明,这对于一个向来奉“义”为行为准则的民族真不是一件为难的事情。当我第一次听到我们区教育局开设教育慈善超市需要招募“义工”时,还是流露了无穷的惊奇与好奇。我自愿报名参加义工服务。

2007117,我第一次来到了教育慈善超市,一踏进超市,我被眼前整齐的货架和摆放有序的物品所吸引,我想超市的工作一定很轻松,接待我们的是超市负责人吴老师,他给了我一张粉红色的义工卡,我接过义工卡佩戴在胸前,然后吴老师把我领进仓库,指着一大堆用蛇皮袋包扎的书,对我说“这几天实在忙,好多向贫困学校捐赠的书还未来得及整理,今天,你们就帮忙将这些书,分类、整理、登记、打包”。看着这一堆像小山似的书,我犯愁了,不知如何着手才好,吴老师说“一包一包理,分类要分清,课本与课外辅读材料一定要分清”,由于自己是学前教育,对小学和中学的教材不熟悉,我就先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将每一种材料取一个样本,便于对照,就这样边看边对照,一本一本整理,蹲上蹲下,整整忙了几小时,终于将600多册书刊分类整理好。看着这一堆劳动成果,望着挂在自己胸前的义工卡,现在我可以骄傲地告诉别人,我也成为了一个义工。这并不是说以后我可以挂着这个名字招摇过街了,而是要更加自觉地伸出自己的双手,尽我所能,去帮助别人,尤其是那些需要关心的学生。如果这些贫困的孩子有朝一天明白了自己在那些好心人的帮助下才淌过了人生中最危险的急流,他们一定会心怀感激,虽然他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帮助自己,但是他会对这个社会心怀感恩,然后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去帮助这个社会里需要帮助的人,于是爱心的薪火相传,最后终会温暖整个社会,整个民族,整个国家。如果说一个教师的身份尚存太多的道德让我们无法鞠躬为学生服务,那么一个义工的身份就足以有理由去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学生,只要自己具备这个能力。在这里没有娇柔的做秀,也没有虚伪的崇高,只是一份发自内心的行动自觉。我相信自己会是一个优秀的义工。

我们也盼望着更多的人加入到义工组织中来,伸出一双手,帮助一颗心。让心传达温度,让手捧起希望。

                                       上海儿童世界基金会普陀幼儿园  谢佩)